走进儿科大夫:上午看了四十多个孩子 午饭没顾

走进儿科大夫:上午看了四十多个孩子 午饭没顾

走进儿科大夫:上午看了四十多个孩子 午饭没顾

  并不宽敞的诊室里,哭闹的孩子和焦急的家长挤得医生几乎没有了转身的余地。这里是北大医院儿科专家赵卫红的门诊诊室,一个上午她已经马不停蹄地看了四十多个孩子,午饭还没顾上吃,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了不少天,而且变得越来越严重。“门诊量在不断增加,儿内现在每天要看1000多孩子,接近极限了。”赵医生焦虑地看了一眼窗外,“我们现在就盼着能下一场雪,一场雪会让感冒的孩子减少起码两成。”

  上周末,记者走进赵卫红的门诊诊室,目睹了一名儿科大夫异常辛苦忙碌的一天。

  平均6分钟要看一个病人

  早晨7点半,儿内专家赵卫红提早半小时来到了医院,进入门诊大厅,每次她的感觉就是“仿佛进入了一个战场”,到处都是病人和家属,挤得大厅和诊室门口没有一点空地,“我都走不了直线,只能七拐八拐才能进入自己的诊室。”

  在赵大夫并不宽敞的诊室里,她匆匆换好衣服,打开电脑,做出诊的准备工作,离8点门诊开始还有几分钟,已经不时有病人焦急地推门问:“大夫,能看了吗?”“马上就可以了。”赵大夫最后整理了一下电脑和桌面,又匆忙起身接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,“如果现在不打水,一上午肯定是没工夫打水的,其实打了多半也没工夫喝。”

  8点到了,不用叫号,守在门口的病人几乎是一拥而入,赵大夫不得不提高了声音说:“一次只能进一个孩子,一个大人陪同,其他病人先出去等等好吗?”在焦虑的家长面前,这话显然起不了多大作用,大部分时间诊室里都挤得满满的,通常是一家看病的,一家等着的,还有拿着化验单直接进来的,最多的时候站着七八个人,把赵大夫团团围住,七嘴八舌地发问。

  几乎处在一种被“围攻”的状态,虽然是大冬天,赵大夫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但是她顾不上擦,因为一个上午要看四十多个号,平均6分钟要看一个病人。这么短的时间里,询问病情,简单检查,开化验单,开药方,回答疑问,嘱咐病人……几乎是分秒必争,转眼间,两个多小时过去了,赵大夫桌上的那杯水一口也没喝,甚至坐着的姿势都没改变过。

  中午12点,上午的门诊已经到了结束的时间,可是门口还有一堆等待的病人,说了一上午的话,赵大夫的嗓音已经有些哑,这时她才拿起水喝了一口,又开始接待下一拨病人,因为这些上午挂号的病人必须看完。12点半,终于所有的病人都看完了,“今天算早的,有时候得看到1点。”赵大夫终于舒了一口气,在椅子上伸展了一下身体,她疲惫地笑了一下,“今年48岁了,还真有点吃不消了。”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她下午的工作地点是病房,“实在没劲去食堂吃饭了,幸亏我存了干粮。”赵大夫告诉了记者她的小秘密,病房的储物柜是她的小粮仓,里面放着够两三天吃的面包、牛奶和水果,午饭经常就是这样凑合的,“出了门诊,这一天都不想说话,上午说太多了。”

  1点钟,赵大夫奔赴病房开始了下午的工作,这里有很多她放不下心的病人,“门诊室紧张、劳累,而病房是操心、责任重,半夜有事也要立刻赶过来。”

  早上挂号下午才能排上

  儿童医院的门诊大厅,只能用“万头攒动”来形容。一个月前,儿童医院的日门诊量统计已经超过万人,随着流感高峰的到来,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。如此大的门诊量,已经达到医院接待的极限,长时间的等待让家长焦虑不堪。

  在内科诊室的门口,上百个座位早就被候诊的家长孩子挤满,有的孩子实在没地方坐,只好靠着妈妈无精打采地坐在地上。刚刚六个半月的珍珍趴在妈妈肩头上,一张小脸烧得通红,不时地打着挺儿,爆发出一阵剧烈地咳嗽。珍珍妈妈的眼睛下面全是乌青,还努力镇定地开着玩笑:“这儿是晒宝大会,儿童医院门诊大楼5层,每一个地砖上都站着两三个宝宝。我们赶了大早过来挂上了号,到现在还没叫到呢。”

  珍珍妈妈告诉记者,孩子4天前就开始咳嗽,体温也一天一天地高起来。等到孩子的体温上了39.5℃,她终于坐不住了,带着孩子赶到了儿童医院。一早挂上号,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,越等越焦虑:“周围全是发烧、咳嗽的孩子,好多孩子脑门上都贴着降温用的冰贴,烧得比我闺女厉害多了,在这里等了大半天,真怕交叉感染。”

(更新时间:2019-05-07 点击次数: 次)